“说到熬,我熬了12年,过程当中是很艰辛的。现在任何一个小小的垂直领域可能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竞争对手跟你打,所以挑战应该比原来更大。熬是一个过程,很多的创业公司都经历